湖北写作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湖北写作网 随笔 查看内容

支边插队(九)(十)

2015-2-14 12:45| 发布者: 碧绿春| 查看: 1507| 评论: 0

摘要: 支边插队(九) 1970年前后这些年,正是毛主席号召“备战、备荒、为人民”“广积粮、深挖洞”准备打仗的时候。黑龙江省作为反修前沿,需要修建许多有战略意义的公路、铁路。为此,各公社、大队每年都要外派许多民工 ...

支边插队(九)

1970年前后这些年,正是毛主席号召“备战、备荒、为人民”“广积粮、深挖洞”准备打仗的时候。黑龙江省作为反修前沿,需要修建许多有战略意义的公路、铁路。为此,各公社、大队每年都要外派许多民工去完成这些战略任务。当地人拖家拉口一般不太愿意出民工,而我们知青无牵无挂正好担此重任。1970年夏天,我有幸参加了集贤县七星林场通往七星砬子深山里战备公路的建设。现在,七星砬子地区已是著名的野生东北虎自然保护区。在当时,一切为战备让路,放炮、开山,人们不大会考虑环保。我们进山时,这条公路的路基已大致成形,接下来的主要任务是到山上石场打眼放炮为工程开采石料。我觉得出民工真是太好了:吃得好,天天大馒头;活不累,不用起早贪黑;环境美,崇山峻岭郁郁葱葱。从我们驻地向东南方向遥望,七星砬子上的巨石匍匐在青山顶上,那里的景致会是什么样?听当地村民说,七星砬子有老虎、熊瞎子,碰到了可不是玩的。真的,每天晚上,我们都能听到对面山沟里传来阵阵嚎叫声,他们说这就是老虎和熊瞎子在叫。有时候,在我们去工地的路上还能看到碗口大的梅花掌印。懂行的说,那是老虎的脚印。这七星砬子,我还敢去吗?中秋节,工地放假3天,让民工回家过节同时带些过冬衣服。我反正闲着没事就和他们一起回大队一趟。返回工地那天,我们在七星林场下车已经下午1点多了,接下来还有30来里地要走。那是已经开出来的路基,走起来轻松愉快。我们几个小伙子一路上兴高采烈的吹牛,闲聊。等拐过前面山坳,就可以看到我们的驻地了。正聊得起劲呢,突然,前面那小子站下不动了。他一脸恐怖,一声不吱地用手指着左前方。我们一看,立刻哑了。只见左前方隔着荒草甸边的小山坡上,夕阳下有一条金黄色的大尾巴在悠闲地甩着。嗖的一下,只觉得头皮一紧,头发碴子都立了起来。我们不敢喊,也不敢跑,生怕惊动了这山大王回过头来。我们唯有屏住呼吸,加快脚步,极速逃离。待到我们转过了山坳,确信看不到了,才敢大叫着没命地一路狂奔。后来听人家说,还好那天我们是在下风头,否则就不好说了。

支边插队(十)

1971年,黑龙江省在桦楠县有一项重大的战备工程——修建“八一铁路”。我们集贤县的民工组成了一个营参加这项工程的部分建设。那年夏天,我们公社的民工组成了一个连,在指导员杨青——据说是北京来的五.七干部——的带领下,从桦楠火车站下车以后,连夜乘坐大解放一路颠簸来到一个叫做“八一大队”的山村。看得出,前期准备工作早已就绪,我们作为大部队,一到就能按部就班各就各位。这次的修路工程战线拉得较长,据说从桦楠火车站一直到八一铁矿。工地在一片荒野上,每隔3、5米就有一根勘察线路时留下的木桩静静地杵在那里,为我们指示着这条未来铁路的走向。我们将用锹挖肩挑的办法在这里建成一条钢铁巨龙,想想也觉得很自豪。每当我们把土方堆到一定高度以后,拖拉机、压路机就过来碾压,接着我们再往上堆土。路基在不断的堆土、碾压,碾压、堆土中逐渐升高,取土运土日渐困难,我们也在日复一日的高强度劳动中感到越来越疲惫。为了抢进度,指挥部还经常组织“夜战”、“打战役”。记得在一次夜战时,倒完土,跟着队伍挑着空土篮往回走,走着走着竟睡了过去,一脚踩空摔进了路边的取土坑里。那时候我们修路基只有两种方式,一是挖方,另一是填方。挖方就是把高的地方往下挖,一直挖到标准高度;填方就是把不够高的地方填到标准高度。经过这一挖、一填,一条标准的铁路路基就成了。离我们工地不远有一座不算太小的山梁。若是现在,估计要打隧道通过。可那时候,不知他们是哪几个公社的民工兄弟,愣是用钢钎、大锤打眼,用导火索、炮药放炮,用人工肩挑车推,把偌大的一座山梁挖出了一个大口子。到了这年冬季,这条也许在地图上并不标记的铁路路基,在全省不知几个县的民工奋战下,高质量地完成了。本人也因表现出色,获得了黑龙江省军区颁发的“优秀民兵”奖状。这可是我获得过的最高荣誉哦。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湖北写作网  

GMT+8, 2017-6-24 08:07 , Processed in 0.073457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5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