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写作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湖北写作网 小小说 查看内容

小子回娘家(9)晴封身世意外曝光

2015-2-10 00:38| 发布者: xy888| 查看: 988| 评论: 0

摘要:     “封,你在听吗?”莉莉久久没听到我的回应,担心地问道。      “哦,在的,刚刚只是想到了之前的一些事情,一时走神了,不好意思。”我连忙回应道。      “要当心开车啊,刚才我还以为你出了 ...
  

  “封,你在听吗?”莉莉久久没听到我的回应,担心地问道。
  
  “哦,在的,刚刚只是想到了之前的一些事情,一时走神了,不好意思。”我连忙回应道。
  
  “要当心开车啊,刚才我还以为你出了什么状况呢。”
  
  “我很好,你别担心,再说也快到家了。”我安抚她说。
  
  “那就好,对了,刚刚你想到的事与我有关吗?”莉莉没忍住问道。
  
  “是啊,之前你每次和我说话都很随性,也很伤我,现在却。。。。。。”我故意省略了后半句。
  
  “现在呢?怎么不说了?”莉莉急着想知道。
  
  “好温柔,很有亲和力。和之前判若两人。”我回道。
  
  “那你喜欢现在的我还是之前的?”莉莉故意设了个套。
  
  “你的任性与温柔,我都喜欢,因为我相信那都是真实的你。”我不假思索脱口而出。
  
  “把我看得这么透,你是不是想吃定我啊!”莉莉窃笑。
  
  “我当然想和你一直幸福下去,因为。。。。。。”
  
  “因为什么啊?”
  
  “我爱你。”
  
  “我更爱你,爱你的包容,爱你的温柔,爱你的傻,爱你的善良。”莉莉情不自禁。
  
  “原来你喜欢善良的傻子啊!”我嬉笑着说。
  
  “喂,你好没气氛啊,这时候还开玩笑。”莉莉小小不满。
  
  “我是不想你感慨太多。”
  
  “没有啦,我只是想到你上次特意去大哥办公室替员工请求加班费的事,觉得你事事为别人着想,却忘了自己,是挺傻挺善良的。”莉莉解释道。
  
  “那我可以理解为你这是在夸我吗?”我装傻的问。
  
  “电话里就你和我,不是夸你,难道夸我自己啊!”莉莉突然发现我还有如此迟钝的一面。
  
  “谢谢,宝贝,我到家了,那个,时间也不早了,你出院不久,还是早点休息吧!”
  
  “啊?要挂啦,可我还想听听你的声音。”莉莉撒娇道。
  
  “好啦,乖啦,我们在一起的时间还有很多,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休息,照顾好自己的身体,那晚安吧!”我哄着她。
  
  “等等......等,那个你好像忘了什么?”莉莉意有所指。
  
  “什么啊?我有忘什么吗?不是说了晚安了么。”我当然知道她指的是晚安吻,只是装傻逗她一下。
  
  莉莉等不急了,在电话那头轻轻吻出声。我也不想耽搁时间了,随即回吻了过去,然后让她先挂电话......
  
  终于在一周的连续加班后,财务部恢复了正常的上班秩序,再不用带晚加班了,感觉那叫一个好啊!
  
  这天午休时间,我正趴在办公桌上小睡,突然传来敲门声,我迷迷糊糊应了一声:“请进!”莉莉轻轻推门进来了,见到她,我一下子站起来,开口问道:
  
  “莉莉,有事啊?怎么不打电话啊,还亲自跑一趟。”
  
  “怎么,没事就不能来看你,或者怕我知道你金屋藏娇?”莉莉这口才绝对不是盖的。
  
  “哪敢!再说你设置的电脑桌面(她的美图照片)也时刻在提醒我不准沾花惹草。”我真的被她打败了。
  
  “这倒也是,看来你很听话,这段时间表现的也不错,为表奖励,我带来了一个u盘,里面有不少我的照片。”
  
  “你该不会让我把这些照片轮换着当电脑桌面用吧!”
  
  “聪明,我就是这个意思,还有不许拒绝。”莉莉很得意。
  
  “哦,那还有别的事吗?”
  
  “怎么,要逐客吗?”
  
  “不是,昨晚和你聊得那么晚,没睡够,我现在有些困了。”
  
  “再忍一下,我说完就不打扰了。”
  
  “好,说吧。”坐下,我真的困了。
  
  “那个,明天休假,今晚去我家吃饭。”莉莉直入中心话题。
  
  我刚要开口,莉莉又追加了句:“放心,我爸妈去英国休养了,一年半载不会回来。”
  
  “那你不是引狼入室。”
  
  “就你,还狼?我看只是一只小绵羊罢了!”莉莉鄙视道。
  
  “那我也要做一只威武的小羊,哦不,是灰太狼。”我靠近她说。
  
  “那晚上见喽,威武的灰太狼先生。”说完在我脸上轻吻了一下,便飘出去了。我没多想,回到原位接着补觉。
  
  晚上下班后,我带着两瓶酒(和上次答谢宴喝的相同),一个抱枕,一条护腰及一盒企鹅玩具开车去了总裁家。刚下车,莉莉就出来迎接我了,见我提着两手的大包小包,她惊讶的问道:
  
  “不就是吃个便饭吗,你这大包小包跟拜见岳父岳母似得。”
  
  “这些都是用得上的,进屋之后再慢慢跟你说。”我说着让她帮我分担一下。
  
  我们来到客厅,正好总裁也刚好从卧室来到客厅。见我这情形,先开口调侃了一下:“这节奏,是要拜见岳父!”
  
  “我说你们兄妹俩还真有默契,说话都一致。”我先回敬下总裁。
  
  莉莉迫不及待的问道;“晴封,你带来的这些是什么东西啊?”
  
  总裁不削一顾的说:“介绍下吧,没用的就扔了或者你再带走。”
  
  我一一介绍道:
  
  第一包是酒--上次说好带来赔罪的。
  
  “那件事,你还放在心上啊!”莉莉似乎已经忘了那件事。
  
  “可不是吗,我还是第一次被训的狗血喷头呢!”我回忆着说。
  
  “对不起嘛,那次我心情也很差。”莉莉有些不好意思。
  
  “不过训得好,让我及时清醒,没有放弃你。”我感到庆幸。
  
  第二包是抱枕--给莉莉的礼物。
  
  总裁:“还挺有心。”
  
  莉莉疑惑的问:“感觉挺普通的啊,有什么深意吗?”
  
  总裁:“你的生肖没忘吧?”
  
  莉莉恍然大悟:“原来和我的生肖一样啊,费心了,晴封,这个礼物我喜欢。”
  
  “喜欢就好。”我早就预料到会有这一幕,所以根本不担心她会拒收。
  
  第三包是护腰--给总裁大人的礼物。
  
  莉莉失望道:“啊?我还以为是给我的呢。”
  
  这时总裁夫人也进了客厅:“你们聊什么呢,可以开饭了。”
  
  我刚要说出总裁上次在健身房伤到腰的事,他却暗示我不要说,我想他一直在隐瞒着家人吧,索性没戳穿。然后拿过第四个包,转过来对总裁夫人说:
  
  “嫂子,这是给宝宝的礼物--会唱歌的小企鹅,你收下。”
  
  “谢谢,破费了。”总裁夫人很谦卑。
  
  “没什么,应该的。”我回道。
  
  总裁无奈:“竟然没有要扔掉的东西,兄弟你什么时候学会看透人心了,这礼物送的让人无法拒绝啊!”
  
  “好了,哥,你就放过他吧,人家今天是客人呢!”莉莉不满哥哥了。
  
  总裁夫人微笑:“好,开饭!”
  
  这是第一次以大小姐男朋友的身份来总裁家吃饭,那其乐融融的氛围让我不经想起了小时候和家人在一起吃年夜饭的情形。正回想着,总裁突然端起杯子,说:
  
  “来,我们一起干一杯,祝福我们家妹妹妹夫永远幸福!”
  
  我补充道:“应该祝我们大家都能获得幸福!”
  
  莉莉:“说得好!”
  
  总裁夫人:“那就为我们大家的幸福碰杯吧!”
  
  放下杯子,刚拿起筷子准备夹菜,总裁夫人突然问我:“晴封啊,你们家在国外平常吃饭是不是也很热闹?”
  
  我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又喝了一杯,然后放下杯子,回道:“我从小就是个孤儿,没有家人,更没有家宴!”说着又倒了一杯直接喝下。
  
  总裁夫人忙道歉道:“真是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戳你的伤疤!”
  
  “不知者不罪,嫂子无需道歉。”我保持着内心的平静,尽量不让自己崩溃。
  
  “我们就是你的家人,来,为家人举杯!”总裁试图打破这尴尬凝重的气氛。
  
  莉莉担心了,小声说:“哥,他已经喝好几杯了,再喝会不会醉啊!”
  
  总裁亦小声回道:“反正他已经无法开车回去了,今晚就让他睡客房,醉就醉吧!”
  
  总裁夫人听了,也只能点点头,毕竟是自己一时失言惹的祸。她想:或许只有醉了,他才能好过些。
  
  由于这酒太烈,几杯下肚之后,我浑身发热,甚至开始发烫。我抚了抚自己的额头,摇摇手说:“不好意思,我失态了,把大家也牵进了我的伤感之中,抱歉。”
  
  “没什么,兄弟不必介怀,就当这里是自己家。”总裁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似的。
  
  “是啊,封,我们都愿意做你的家人,你不会孤单的。”莉莉也觉得不妙了。
  
  “曾经对我来说,情是苦,是愁,是债,更是恨,有和没有皆无分辨,唯有心中的恨意难消。直到我遇到你们兄妹俩,我才知道自己之前活的有多可笑,于是我决定试着放下过去,
  
  忘掉那股强烈的恨,但是我怕自己不能完全做到,怕有天会伤害了身边的朋友,所以我把心门紧闭。心想只要不动情,就不会痛苦,也不会波及无辜的人;可莉莉对我的情意,
  
  让我无法抗拒,我被她感动,接着被她收服。也因此我更彷徨,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能给她幸福,如果给不了,我至少不能伤害她。”我借着酒劲说出了憋在心里许久的话。
  
  “原来之前你之所以一直对我若即若离,是因为还搞不定你自己,那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让我和你一起承担那份痛苦。”莉莉热泪盈眶。而此时我已经醉倒了。
  
  “莉莉,这是男人的自尊问题。就像我和你哥刚刚交往的时候,受到爸爸的阻止,但你哥从没告诉我,他承受的压力有多大。这么说你能明白吗?”总裁夫人替我回答道。
  
  “莉莉,你嫂子说的一点没错,有些事情必须要男人独自承担,这点关系到两个人的未来,很重要。”总裁也解释給莉莉听。
  
  “可是看到他这个样子,我好难过。”莉莉眼泪再也忍不住流下来了。总裁夫人安慰着她。
  
  “莉莉,大哥明白你是关心他,在乎他,爱他,但这些都还不够,你要试着去了解他的内心世界,弄清他的真正想法,否则就只是盲目的爱,终不能眷属。”总裁真的很理性。
  
  “莉莉,哥嫂都只是理性得分析,你和晴封能不能最终在一起,还要靠你们自己去磨合。”总裁夫人委婉了起来。
  
  “我懂了,我不会放弃他的。”莉莉自己擦擦泪水,然后请大哥帮忙一起把我搀到客房的大床上。安排好我之后,总裁让莉莉留下照看我,自己出去帮夫人收拾碗筷。
  
  此时的莉莉,已平静了下来,她轻轻捋着我额头上微乱的头发,还用准备好的湿毛巾擦拭我的脸和手,以帮我降温,让我好过些。不知过了多久,总裁又进来看看。见我睡姿不正,
  
  就把我稍稍挪动了一下,却不小心碰掉了我身上系着的香囊。莉莉捡起来看看,知道是个香囊,突然变得有些生气。总裁忙问:“莉莉,你怎么啦?”
  
  “哥,你看,这是刚才从他身上掉下来的。”莉莉递过香囊说道。
  
  “不就是一个香囊吗,至于那么生气吗?”总裁不解。
  
  “你知道什么嘛,听人家说,女孩会给喜欢的男孩送香囊,这不就证明这个醉鬼已经有喜欢的女孩了吗?那他还。。。。。。”莉莉想把我扔出去的心都有了。
  
  “你误会了,女孩表示爱慕之情的香囊上通常都会绣着荷花,而这个上面绣的是只猴子。”总裁纠正莉莉的武断。
  
  “那也可能是他或是那个女孩喜欢猴子呢。”莉莉依旧坚持。
  
  “那也不可能,这种香囊应该是小孩子才会佩戴的东西,不过出现在晴封身上却有奇怪。”总裁不解。这时正巧总裁夫人进来了。问道:
  
  “你们兄妹俩说什么呢?”
  
  总裁递过香囊,说:“你看看。”
  
  总裁夫人有些惊讶地说:“香囊,这猴子有些眼熟,哪来的?”
  
  莉莉突然大声问道:“大嫂,这个香囊不会是你绣的吧?”
  
  “莉莉,你这么大声干什么,吓了我一跳。”总裁夫人镇静地说。
  
  “你刚才说眼熟?”总裁淡淡的问。
  
  “当年我弟弟走失的时候,身上就佩戴着和这个图案相似的香囊。对了,你们还没告诉我这个是哪来的呢?”总裁夫人说。总裁顺手指了指躺在床上的我。
  
  “这是晴封的?我倒是没想到他居然喜欢小孩子的玩意。”总裁夫人感到意外。
  
  这时莉莉走近哥哥,小声说:“哥,你说晴封会不会就是大嫂失散多年的弟弟啊!”
  
  总裁脑袋突然“嗡”的一下,有种不好的预感。小声镇静地回道:“应该没这么巧吧,再说你嫂子的弟弟是走失的,而晴封是被丢弃的,情况不同啊!”
  
  莉莉想了想接着小声又说:“就是这么巧啊,大嫂提过他们姐弟是双生子,上次晴封给大嫂献血,不是正好证明了这一点吗。”
  
  总裁刚要开口,总裁夫人不满道:“你们兄妹俩嘀咕什么呢,怎么还扯到我?”
  
  莉莉抢先道:“那个大嫂,你还没发觉吗?”
  
  总裁夫人还没反应过来:“发觉什么?”
  
  总裁干脆直接告诉了她,总裁夫人一听就愣住了,过了会,她朝躺在床上的我看了看,冒出了一句:“你们刚才是说,晴封可能是我失散的孪生弟弟?”
  
  莉莉没忍住:“不是可能,我看他就是你的弟弟!”
  
  总裁:“心儿,你先别激动,我和莉莉只是发现了太多巧合的事,还没有确确证据。”
  
  莉莉催道:“大嫂,你快想一想,你弟弟走失的时候,身上还有什么特别的东西,比如胎记,纹身什么的。”
  
  总裁:“莉莉,先安静一下,让她好好回想一下。”
  
  总裁夫人作冥想之状,口中默念:“特别的东西,特别的东西......,哦,想起来了,护身符!”
  
  总裁和莉莉同时问道:“什么样的护身符?”
  
  总裁夫人回想着说:“在他的香囊里放着一个刻有他名字的护身符。”
  
  总裁有些慌了:“这么说,只要打开这个香囊,真相就能大白了!”
  
  莉莉担心的说:“万一发现不是,不光嫂子会失望难过,说不定晴封还会生气吧?毕竟这是他很私人的东西。”
  
  总裁夫人坚定的说:“不管怎样,我一定要知道答案,你们放心好了,如果不是,我会把它缝好的。”说着双手用力试图撕开香囊。
  
  这时莉莉拿来剪刀递给她。香囊打开了,三人顿时都屏住了呼吸,只见总裁夫人轻轻把香囊里的东西倒在了手上。
  
  三人定睛一看,映入眼帘的正是醒目的“赵一意”三个字,总裁夫人当场就泪崩了:“他真的是小意!”
  
  莉莉忙抱住嫂子恭喜道:“恭喜大嫂,终于一家团圆了!”
  
  总裁夫人不忘感激她:“莉莉,这都要感谢你,你是我们赵家的大恩人!”
  
  总裁却高兴不起来,他的脑海里一直浮现着莫须有的画面。看到哥哥没有一点喜悦的神色,莉莉忙打趣道:“哥,嫂子现在找到弟弟了,你应该替她高兴啊。”
  
  总裁冷静的说:“我不是要泼冷水,我只是感觉事情不会像你俩想的这么顺。”
  
  “对哦,晴封好像说过,他对家人有......”莉莉没敢把“恨“字说出口,应该是不想嫂子担心吧。
  
  “他一个人漂泊了这么多年,肯定吃了很多苦,心中没恨是不可能的,换做是我,多少也会有些怨恨;但我相信他秉性不坏,他一定会认我这个姐姐的。”总裁夫人下决心说。
  
  “我看,你还是先不要认,等他内心真正放下怨恨之后,再认也不迟;否侧他可能一时接受不了,而又消失的。”总裁劝道。
  
  总裁夫人犹豫着说:“可是,这样对他会不会残忍了些?”
  
  莉莉安慰道:“大嫂,你放心,我哥很有办法,相信他,不会出意外的。再说不还有我吗,如果你什么时候想见这个弟弟了,就以我的名义请他来家里做客,不就好啦。”
  
  总裁夫人默默不语,望着总裁。总裁朝她点头保证,并说:“就先把晴封交给莉莉吧,她会替你照顾好弟弟的。”
  
  莉莉也点头。总裁夫人方才默认。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湖北写作网  

GMT+8, 2019-8-24 23:24 , Processed in 0.129732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5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