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写作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湖北写作网 小小说 查看内容

小子回娘家(完结篇1)

2015-2-10 00:38| 发布者: pokle| 查看: 881| 评论: 0

摘要:     第二天早上8点半,我就到了分公司,迎接的是分公司总经理汤米(英国籍华人,总裁的好友)的秘书。我不想耽搁时间,直接让她引路去了汤总的办公室。      到了之后,发现她已经处理好了一切,只等我来 ...
  

  第二天早上8点半,我就到了分公司,迎接的是分公司总经理汤米(英国籍华人,总裁的好友)的秘书。我不想耽搁时间,直接让她引路去了汤总的办公室。
  
  到了之后,发现她已经处理好了一切,只等我来裁决财务经理陆羽的所作所为。据汤总说,陆羽私自挪用公款,并栽赃同仁。我想他这不仅严重违反了公司的规定,更是违法行为。
  
  遂问道:“那汤总打算怎么处理陆经理?”
  
  “当然公事公办,不过我自己也不会推卸责任,晴总监想必已经带来了总裁的意思,何不明说!”汤总虽在国外长大,但对国内商人的心思却多有研究。
  
  我心想:看来陆经理这回有可能要蹲大牢了,遇到这么一个绝情的人,不过这也是他自找的。我轻轻笑道:“汤总多虑了,总裁是非分明,又怎会迁怒于你,不过我想先去陆经理的办公室看看他。”
  
  “也好,那我就陪晴总监一起去,顺便听听总公司对他的处罚,以便警告其他同仁!”汤总果然心机不浅。
  
  “那麻烦汤总亲自带路了。”
  
  “没什么,晴总监请!”
  
  来到陆经理办公室后,却听他的秘书说:“陆经理去派出所自首了。”
  
  汤总楞了一下,说:“想不到他会自首,还以为他会仗着对公司的功劳请求从轻处理呢!看来他已经知错了,那晴总监接下来是不是该宣布总裁的裁决了。”
  
  我也感到很意外,虽然和这个陆羽只在年会上见过几面,但他给我的感觉是很不服输,也有些轻狂,但也不至于沦落到挪用公款蹲监狱的地步啊,还真让人想不明白。正想着,汤总打断了我。
  
  回过神来,说道:“总裁让我全权处理这件事,那就公事公办吧,我回去会尽快安排人来接替财务经理一职,目前这里的财务方面还得汤总多费心了。”
  
  “这是我分内之事,晴总监不必客气,不过我有个建议,还请晴总监代为转达给总裁。”汤总盘算着。
  
  “汤总有话直说,我定带到。”
  
  “这次调派来的财务经理,我希望是您或是总裁亲自指定的,因为我不想再出现类似的事件。”汤总语气坚定,似有不可商量的意思。
  
  “恕我直言,那个陆经理也是之前总公司派遣来的?”
  
  “是的,那时候您还没进集团,当时总公司财务部总监一职由现在的吕科长代任的,也就是他替总裁挑选的,所以......”汤总不喜欢重复。
  
  “我知道了,这件事我放心上了。对了,我想检查下陆经理的电脑,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可疑的东西。”我例行公事。
  
  “其实,我也打算这么做,只是有些犹豫,怕同事误会什么。”汤总有些自嘲的说。
  
  “那我们一同检查下,也算例行公事。”我打破她的尴尬。
  
  经仔细检查之后,未发现什么可疑的,倒是一篇他的私人日记,引起了我的注意,看了之后,我傻了,这写的不正是我和雨封童年时候的事吗,难道......
  
  想到这,我想确认下,于是对汤总说:“汤总,我有些问题想问问陆经理的秘书,不知是否可以?”
  
  “这位是总公司的晴总监,他有些关于陆经理的事要问问你,希望你配合。”汤总语气似不容反驳。
  
  “晴总监好,您问吧,我知道的,绝不隐瞒。”文秘书做保证的说。
  
  “谢谢,我想先问个私人的问题,是关于陆经理的身世?你知道多少?”我先谢后问。
  
  “这个,这个......”文秘书有些为难。
  
  汤总不耐烦了:“知道多少,就说多少,不是刚刚保证过不隐瞒了吗!”
  
  “是,陆经理是被他爸妈收养的,不过......”文秘书有些说不去了。
  
  汤总刚要再施压,我连忙阻止说:“让她慢慢说。”
  
  “不过不久前,他的父亲得了很严重的病,需要一大笔医药费,所以我想他才会......”文秘书道出了实情。
  
  我还未开口,汤总就一脸狰狞了,吓得文秘书退了好几步。只听汤总严厉的说:“这就是说,陆经理挪用公款的事你事先就知道了,那为什么不早向我报告!”
  
  女人发起火来,那也是很恐怖的,连一旁的我都不自觉的颤了颤,更何况是个小秘书。耳旁的训斥声还在继续:“你可知道由于你的隐瞒给公司带来了近百万损失,
  
  你就是在这里当一辈子秘书也无法拟补这个过失!”
  
  我实在听不下去了,打断汤总说:“那个汤总,我还有些问题,你能不能......”
  
  汤总抱歉说:“抱歉晴总监,都怪我监管不严才出了......”
  
  “这不是你的错,汤总不必自责”,然后转过来对文秘书说:“那你听陆经理提过他小时候的事吗?”
  
  一旁的汤总不解的问:“这个跟这件事有什么关系吗?”
  
  “没什么,只是一时好奇,汤总别见怪。”我敷衍一下。
  
  文秘书回道:“其实我只知道陆经理是在美国遇到他的养父母的,后来他就被带回国。”
  
  “这就对了,那他还提过什么?”我继续问。汤总听的是一头雾水。
  
  “之后,哦,对了,他的抽屉里有一张他小时候在孤儿院拍的照片。”文秘书突然想起来。
  
  “那请你找出来,那个很重要,那个汤总也请你帮忙一起找找。”我迫切的说。
  
  三人在N个抽屉里翻了好一阵子,终于找到了,我一看,欣喜的说:“对,就是它!”那是5岁那年,我和雨封的合照。
  
  汤总更困惑了,她轻轻问我:“晴总监,这张照片有什么玄机吗?还是......”
  
  “陆经理挪用公款的动机,我已经彻底弄明白了,不知道汤总要怎么处理文秘书。”我转移话题。
  
  “这个,她只是个秘书,虽然有知情不报之过,但是要她负责,是不是有点夸大了。”汤总替文秘书担心起来了。
  
  “总裁向来赏罚分明,就算是小错,我想至少应该给个警告吧,您说呢,汤总。”我拿总裁施压。
  
  “我知道了,那就扣掉文秘书这个月的奖金以示惩处,您看这个惩罚够吗?”汤总无奈。
  
  “那就这么办,但文秘书,这只是个警告,财务是整个集团的命脉所在,容不得半点差错,我希望你好自为之。”我毫不留情面(谁叫我是替商人办事的呢,只能狠下心做事)。
  
  “是,谢谢晴总监。”文秘书一脸任人宰割的样子。
  
  “好了,你先去工作吧!”我不是铁石心肠的人。
  
  文秘书刚出去,汤总就很认真的问我:“那个,晴总监你刚才不是认真的吧,集团里盛传晴总监胸怀宽大,常替员工谋福,那你刚才......”
  
  “还是瞒不过汤总,是的,我只是想让文秘书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并不是真的想处罚她。”我倒破。
  
  “那处罚是要取消喽!”汤总确定下。
  
  “当然,等我离开后,麻烦汤总亲自去告诉她,免得她难过。”我不想伤害任何人。
  
  “这个没问题,不过从你的外表很难看出你是这样一个热心肠的人。看来总裁说的一点没错,集团有你,是员工之幸。”汤总毫不顾忌的说。
  
  “汤总,您过奖了,那没别的事,我还要赶回总公司,总裁还等着呢!”我想早点回去。
  
  “既然这次晴总监赶时间,我也不强留,不过下次来,一定要让我请客。”说着领我出去。
  
  “谢谢,有机会一定来拜访汤总。”在你来我往的寒暄之后,我开车离开了分公司,顺带着那张合照。
  
  一路上,我喜忧参半:喜的是终于有雨封的消息了;忧的是他竟然......看着合影照,小时候的点点滴滴在脑海翻转,真希望能早点见到他。这是我们的约定,他没忘,我更铭记于心。
  
  快到总公司的时候,突然接到总裁郝仁的电话,只听他焦急的问:“晴封,你和莉莉在一起吗?”
  
  “我一个人开车在路上呢,莉莉怎么啦?”我说。
  
  “莉莉早上突然打电话跟我说:“她去分公司找你了,难道她没找到你?”
  
  “她找我?可我真的没见到她啊!那她的手机也打不通吗?”我慌了。
  
  “扣了很久,可始终没人接;家里也问过了,不在家,我真怕她出什么事了!”总裁很少这么心乱,看来莉莉出意外的概率很高了。
  
  “那个,兄弟你先别乱想,我马上掉头沿路找找有没有出事故的车子,对了,她开的什么车?”我说话虽理性,心里却早乱了。
  
  “橙色的揽胜极光?”总裁回道。
  
  “我知道了,你手机要保持畅通,有什么情况,立刻通知我,我有发现也会立即打给你的!”我一边说一边在心里祈祷莉莉没事。
  
  调转头之后,我一路搜寻,没任何发现,心里愈加慌了。心想她该不会跌进湖里或是山脚了吧,然后狠狠打了自己一巴掌,怎么会有这种想法。也许是自己太过担忧,又或者是车子自己失控,
  
  在一个急转弯处,我撞上了路边的护栏,好在只是额头撞破出了点血,但车子却动不了了。于是我弃车徒步接着搜寻,完全忘了额头上还慢慢的流着鲜血。走了好一段,终于在路边的一处发现了
  
  相似的车子。而此时我的头已经有些犯晕,我蹒跚着跑了过去,看到车牌,我确定那就是莉莉的车。可当走到前窗,却没见到莉莉,空欢喜一场,四处看了看,空无一人,这倒没什么,
  
  不解的是莉莉为什么会把车子停在这儿,不好的预感再次充斥我的大脑。拿出手机给郝仁打电话:“喂,兄弟,我找到车子了,但没见到莉莉,不知道她去哪了?”
  
  “什么,在哪里?你的声音?你没事吧?”郝仁一连串的问号。
  
  “在下高速后较远的地方,这里不是停车场,而且她的车子也不缺油,所以我怀疑莉莉可能出事了。”我忍着头痛说。
  
  “你是说,莉莉可能被什么人绑架了?”郝仁紧张的问道。
  
  “这个可能性很高,因为现场她的皮包不见了,一扇车门也开着。”我分析道。
  
  “你先在附近再找找,我马上赶过去!”郝仁耐不住了。
  
  我提醒道:“兄弟,你带上沾有莉莉味道的一样东西去报警,并请求搜查队多带几条警犬,要快!”
  
  郝仁一脸焦急:“好,我明白,你真没事吗?”
  
  “放心,我在附近再找找,你抓紧时间。”我始终不愿说明自己受了伤。
  
  挂了电话,郝仁立即报了警,之后交代了一下公司的事,就开车朝我这来了。路上还给夫人打了个电话,让她不要担心,可夫人却执意要开车去,无奈郝仁只好答应,并让她小心开车。
  
  郝仁刚挂了电话,手机突然又响了,他以为是我,但一看号码是莉莉,立马欣喜的接通,电话那头却传来一个陌生而又有些熟悉的声音:“郝大老板,还记得我的声音吗?”
  
  “你是哪位,我妹妹手机怎会在你手上?”郝仁觉得不妙。
  
  “都说贵人多忘事,看来果真如此,不过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妹妹马上就要和我一起赴黄泉了,记住,我叫陆羽,哈哈!”说这个话的正是陆羽(分公司的陆经理)。
  
  “什么赴黄泉?”郝仁心里这下真的乱了。
  
  “你想知道是吗?那就按我指的路线来,我会让你看到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殉情画面!”陆羽完全疯狂了。而这时我还在一步步艰难的搜寻莉莉的身影。
  
  很快郝仁就到了我说的那个地点,刚下车夫人和搜查队的人也都同时赶到了。看到莉莉的车子,没发现我,就给我打了电话:“晴封,莉莉被绑架了,对方不是要钱而是要她陪死?”
  
  “什么?还有这种人,啊”,我一时情急使得头更痛了,接着说:“那莉莉人在什么地方?还有是谁绑架了她?”
  
  “好像叫陆羽,他把莉莉带到对面的山顶上准备一起跳崖!”郝仁一边说一边和搜查队一起朝山顶赶去。
  
  “知道了,我马上上山,你们也抓紧,一定要救下莉莉!”我转身朝山上走去,一步一踉跄。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湖北写作网  

GMT+8, 2019-8-24 23:25 , Processed in 0.060532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5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