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写作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湖北写作网 小小说 查看内容

《红尘官人》第四章——赌博婚姻

2015-2-10 00:38| 发布者: 碧绿春| 查看: 834| 评论: 0

摘要:     四、赌博婚姻      ——“婚”后才清醒的男人      那段婚姻,曾让他无数次地回想起过他儿时老家湾子的一个女孩。      那女孩与他同村,比他低两届,小两岁。虽然谈不上漂亮,在他的记忆 ...
  

  四、赌博婚姻
  
  ——“婚”后才清醒的男人
  
  那段婚姻,曾让他无数次地回想起过他儿时老家湾子的一个女孩。
  
  那女孩与他同村,比他低两届,小两岁。虽然谈不上漂亮,在他的记忆中,却是极度地温柔、贤惠、勤劳、洁浄的。他认为那是世界上最好的女子,能够娶到她做老婆,那绝对是男人的福气。而当时他认为自己并没有那个福气——因为自己家里实在太穷了。最显著的差距是:那女孩家里几乎每个月要煨一回汤,逢年过节更不用说;而他家里,只有逢年过节才能煨上汤,一年顶多也就煨三回汤。煨汤的次数,在他们老家农村,是除了做房子之外,衡量一个家庭生活水平的又一重要标志。那时因为是土锅、土灶、土鸡、土猪,所煨出来的汤也特别地香。她父亲又是工厂的厨师,家里煨汤所散发出来的香味,经常弥漫东边的半个湾子。一闻到香味,湾子的大人便会禁不住地说:程家又在煨汤了!穷点的孩子,还经常专门跑到她们家后门去玩耍,因为在那里玩耍可以闻到很多香味。他就经常闻到香味馋涎欲滴,回来便跟父母吵着要煨汤喝。当然那只能是吵闹一下,而煨汤是需要代价的,其成本差不多是全家人一个月的口粮钱,非一般家庭可以煨得起的。那家的女孩呢,平时对他好像也有点那个意思,虽然在他面前一直表现得很羞涩,从没有正面说过话,却并没有流露出什么因为他家贫穷而看不起他的迹象。
  
  他本可以提干后及时托人向她提亲或亲自向她求婚的,可等他后头真正提了干部,他却又很快昏了头。那些年头,年青军官凑在一起,谈得最多的是谁谁谁的老婆长得漂亮。一提起谁谁谁的老婆漂亮,众人就暗暗艳羡不已。他就突然觉得那女孩太不漂亮了,不但脸蛋不漂亮,而且皮肤也很粗糙,脸上似乎还有很多雀斑。他后来回想起来,这大概就是他昏头的原因了。以致后来别人介绍几个,他都不满意,直到遇见胡凤芝。
  
  他事后觉得,当兵的在城里找对象,仅凭见两次面,看看长相,就决定结不结婚,这无异于在进行一场赌博——并且那似乎是人生最大的一场赌博,赌得好,找个贤惠的,就算赌赢了;运气一般,不吵不闹的,那也算烧高香了;运气太差的,找个娇生惯养,或者完全没有教养的,那就掉得太大了,结果是吵闹一辈子,痛苦一辈子,让别人笑话一辈子——这样的例子,在战友当中,他是实在见得太多太多了!而他自己,也是彻底地赌输了,并且输得很惨!
  
  转业后,他凭借自己在部队多年的写作经历,进了市农委机关。尽管他后来知道市农委机关在市直部门的地位十分低下,但那毕竟还是政府大院。一个偏远乡下的农村孩子,小时候穷得卵子打墩响,当兵前连袜子都没有穿过,能进政府大院,他觉得己经不知道是自己哪辈子烧高香了,己经不知道让多少人艳羡了,己经不知道比那些同学、战友强哪到里去了,……所以回到地方,他工作十分勤奋,“五加二”,“白加黑”,很快由一个转业时的副科干到正处级。
  
  可是当他事业刚刚顺利一点的时候,他的那位让他头疼了了二十多年的老婆,却突然查出个什么肺癌,并且一查出来就是晚期。他竭尽全力去拯救她,找了很多名医,吃了很多偏方,甚至自己事先去舔尝那些偏方,结果用尽各种办法,开刀不到一年,人还是走了。他虽然事先有思想准备,但等她真正走的时候,他却依然还是觉得那么突然,以致安葬了她很长时间,他都觉得她还在,下班前,他仍会不由自主地冒出他回去又要吵架的阴影。在这个阴影中,他甚至感觉夫妻吵架就是家庭生活的全部。现在他家对门的一对小俩口,几乎就天天在吵架,极少没有吵架的时候,有时还能听到屋里摔打东西的声音,孩子在一边“哇哇”大哭的声音。
  
  他现在突然安静了,安静得像被突然掏空了一样。以至于胡凤芝死去四、五年了,他仍然不能接受女人,不能接受家。别人一提到给他做媒,他就心生反感,甚至连提都不愿提这个话题。
  
  他万没想到,现在他四十五、六的人,竟然在谈对象、找女人这个问题上,远比他年轻当军官时要容易得多。现在社会上似乎散落着很多中年丧夫、或离异后不好再嫁的女人。那原因,大约是中年丧偶的男人,大都去找了那些年龄比自己小好多好多岁女人。城里如果找不着,在乡里却是可以得到调节的。
  
  他几乎每个月都有好心人给他提亲,某某地方,有个离异或丧偶的中年女性,甚至说到一些三十大几、四十出头仍未结过婚的老女儿。说人怎么怎么好,希望他能抽空见一见。他如果想见,几乎每两个月都可以见一个——这绝对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
  
  他一直在抵制这件事,抵制了几年,也婉言谢绝了几年。他对外的宣传是:他至少要为去世的妻子守身三年——因为这是他们老家的规矩。
  
  其实,还有一个他对外不便说的原因,应该才是这其中的主要原因,那是因为他的那个宝贝女儿贾媫还不太愿意他很快就给她找继母,她暂时还不能接受他给她带回一个新的、将来要喊“妈妈”的女人。贾媫在她妈妈去世后的第一次父女俩谈心时——那时女儿己经大了,己经读高一了,就哭得泪人似地跟他说:“……我不会反对您再给我找后妈,我也知道您过去不太喜欢我妈妈,而且我妈妈也不知道怎么爱您,您们俩人根本就不是一条道上的人。但是我是爱我妈妈的……再说我妈妈好歹也陪你过了这么多年……这几年……我是暂时不能接受你给我找后妈的,至少……你得给我妈守几年……”
  
  他说:“按我们老家的规矩,我应该给你妈守三年。这也是我应该做的,我也会做得到的,丫头,你放心好了。就是将来要找,我也会取得你同意后再找,这个你放心!”
  
  “三年后,您爱怎么样就怎么样,那我不管了……”女儿说。
  
  内心里,他一直在遵守着自己对女儿的那份承诺。静下心来,他觉得自己一个人过也并没有什么不好的,如果不是男人的动物性时常在骚扰他,他真愿意自己就这样过一辈子。
  
  近年来,劝他的人多了,他常常被生理需求所困扰着,慢慢也动了些心。但内心,却一直在坚定地对自己说:“当你还不完全了解那个女人的时候,无论她怎样漂亮,你是千万千万不能再和她结婚了!”这一点,他觉得无论如何都是要坚持的。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湖北写作网  

GMT+8, 2019-8-25 00:34 , Processed in 0.091161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5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