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写作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湖北写作网 小小说 查看内容

半夜诈尸

2015-2-10 00:38| 发布者: 明人| 查看: 877| 评论: 0

摘要:     半夜诈尸      (一)      “姜超,拿着,这是肝!”      一间白的干净的楼房里,无影灯亮着,有十几个人围在一起。      “哎!愣着干嘛?!拿好了,这是肺!”      又是 ...
  

  半夜诈尸
  
  (一)
  
  “姜超,拿着,这是肝!”
  
  一间白的干净的楼房里,无影灯亮着,有十几个人围在一起。
  
  “哎!愣着干嘛?!拿好了,这是肺!”
  
  又是那个声音,含有命令的口气。
  
  在人群里,有一张床,床上躺着一个人,这个人被一个穿着白大褂、戴着口罩的老者正在开膛破肚。四周站着的人,也都穿着白大褂,戴口罩,只露出两只大眼珠子,但看得出,个个都惊恐万分。尤其是那个叫姜超的人,更是面无血色,眼睛直直的,身体僵硬,虽然端着盛有人的五脏六腑的盘子,可眼睛却没有看,而是紧紧地闭着。
  
  “好了,我们今天就先解剖到这儿吧!你们初次实战模拟,不要贪多,应该过适应这关。”老者看了下四周,笑了一下,“你们放轻松,从课本学到的理论再棒,这解剖学的实际模拟也必须精透,你们先在这里好好感受一下!”
  
  老者说完便回转身,随即拍了拍姜超的肩膀:“勇敢些!”就挤出了人群。
  
  姜超也不知道为啥,老师偏偏选中自己去端盘子,就在老师动手的第一刀起,自己几乎没有睁开过眼睛。而且还感觉到自己的五脏六腑在翻滚,强忍着老师一离开,迅速放下盘子,捂着嘴直奔门口的垃圾桶。
  
  姜超生长在山沟,打小就生性胆怯,文弱瘦小。在读初中时,母亲得了绝症,不医而亡。悲痛之余,发誓一定考上大学,而且要攻读医术,来拯救被病痛折磨的人。
  
  手术台上的人,当然是标本了,模拟的与真的一样一样的。就是这样,他们这帮学生还是如临大敌般,紧张加胆小,只剩下喘粗气的份儿。
  
  离开实验室,已是夜里十点。有几个大胆的,路上说笑着,嘲笑着胆小如鼠的同学,自然,姜超就在他们的行列。姜超被拥挤着,推搡着,簇拥着,生怕错过他难得的糗事。
  
  而姜超却没有一丝的可笑之处,他面无表情,木讷的痴傻般,像是还没有从刚才的解剖过程中缓过神来。
  
  回到宿舍,大多数同学都基本轻松了,唯独姜超,独坐在床边闷闷不乐。
  
  “姜超,还不洗洗?磨蹭啥呢?”睡在他上铺的兄弟提醒他。
  
  “哦!这就来!”姜超反应迟钝,声音也传过来的慢。
  
  同伴没有理会他,径自爬上床。姜超也弯腰从床底下拖出脸盆,慢慢腾腾地移出宿舍门。
  
  (二)
  
  实验室是医学院附院的独处一座不大的楼房,专供新生实习、实践用的。也有时候对一些在校研究生提供研究,所以楼门是不需要上锁的,时常有走得很晚的学生。
  
  今天是周五,吴教授领着一帮新生刚走,就有几个学生溜进实验楼,钻心研究起学术来。他们是即将毕业的应届生,马上走上工作岗位,总觉得学习的不够扎实,抓紧一切可利用的时间来充电。
  
  有两个蹲在人体脉络、穴位图前,仔细的核对;有三个在放有排列着各种各样的骨头架子的房间里,转来转去,为自己的观点争论着。一个胖嘟嘟的学生,头戴近视眼睛,身穿白大褂,在另一间放人体标本的屋里摆弄着。
  
  “刘天一,过来,我咋搞不懂这血管的走向!”这个学生便摘一支手套,便抬头冲着另外的房间喊道。
  
  没有回音,略微听到隔壁有低低的说话声。他瞥了一眼,又低下头,皱着眉继续研究。他好像是想到了什么,转身走到一架书架旁,翻找着有用的书。背对着门口,又戴个眼镜,门口有影子一闪,知道有人进来了。
  
  “你来得正好,有个问题请教呢!”他没有回头,继续翻找。“你等会儿啊,我找本教材。”
  
  来人没有说话,好像是生怕打扰了他,没有发出一点动静。
  
  “好了,找到了,就在这儿…”胖子一边翻开书本,一边用手指给背后的人看。
  
  “咦!人呢?!”胖子一怔,眼前空空的,他用手拍了拍书本,“啪,啪”的作响。但随即苦笑着摇摇头,“这小子,自己都学习迷障了,他怎么可能来教我呢!”
  
  随后翻看书本,低头比对。冷不丁感觉头皮有东西接触,于是腾出一只手来一抓,正好抓了个正着。拽出来一看,是一支断了的手臂,“啊!…”吓得他大叫一声,扔掉一边,撒腿就往外跑。
  
  “哈哈…”身后传来掩饰不住的笑。
  
  胖子停住脚步,回头一看是捣蛋的王浩,他蹦过来就打。王浩一边告饶,一边掩嘴偷乐。
  
  “哼!你这样会吓死人的!你过来干嘛!回你屋去!”胖子心惊一场,忙指使他离开。
  
  “呵呵!胖哥你不碍事的,你胆子大,呵呵…”王浩耍着嘴皮子,绕过胖子的身体,跑出了屋子。
  
  也许看的时间长了,胖子直了直腰,摘下眼镜,闭目养神,好一会儿,他又揉揉眼睛。戴上眼镜,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已是夜里十二点了,该回宿舍休息了。
  
  他归置了归置摆设,摘下手套,脱衣,走出房间。来到走廊,路过那间摆有手术台的房间,门微掩。就在他错过的刹那,似乎在里面传出响声。
  
  “哎!有人吗?”胖子倒回几步,扒着头,“哼!准又是王浩这小子,净爱吓唬人!”想罢,推门探头。
  
  借着窗外微弱的月光,看到有一个人矗立着,也不吭声。
  
  “王浩,是你吗?别闹了,咱们该回去了!”胖子看不清,心里猜是他十有八九,一只手摸索到墙壁上的灯开关,一按。
  
  “啊…啊…”胖子惊傻了般,脸色蜡黄,惊恐万分,差点一屁股蹲在地上,吓得他张牙舞爪地转身就跑。
  
  此人明显的不是王浩,要高大的多。但更让胖子尖叫的原因是,此人光着身子,睁大双眼,两只胳膊左右甩着,关键的是肚子开着,里边空空如也,小腹下留着鲜红的血。
  
  其他人听到叫喊声,急忙窜出房间查看,差一点与疾跑的胖子撞了个满怀。
  
  “咋了,胖子?跑啥?”李天一想抓住他,没能得手。
  
  “诈尸了,啊…血…”胖子不管他人,慌慌张张的跑下楼梯。
  
  其他人一听,先是一愣,而后就更感觉在这满是人体标本的楼里毛骨悚然,都没有敢看的份儿,跟着前边开始跑的人,嘴里喊着:“诈尸了…”一起尖叫着离开大楼。
  
  (三)
  
  周末的天气清爽怡人,阳光早早的射进宿舍。姜超懒洋洋地睁开双眼,感觉还是没能休息好,有点累。他没有急着起床,又慢慢阖上眼,眯一会儿,来个回笼觉,好好享受着舒服的时光。
  
  等他再睁开眼时,宿舍就剩下他一个人,不知是几点了,肚子里咕咕的叫。撩起被子,坐起来,总觉得还是浑身没劲。
  
  “咦!这是啥?”姜超低头看到自己的手上有红色的东西,“流血了?不可能啊!”他自语道。
  
  他翻转着看,寻思着昨晚的事情,不禁打了个寒颤。“难道是自己端盘子的时候,不小心碰到那些肝、肺…哎呀!呃…”姜超赶忙捂着嘴,肚子里开始折腾。
  
  姜超又拿起脸盆走出了宿舍。等他回到宿舍,同伴中回来了两个,其中一个大声嚷道:“好啊,姜超,你挺能睡啊!我们走的时候,叫你几回,你就是醒不了。昨晚的事吓着你了?呵呵…”说完两人笑起来。
  
  “不是…是…是太累了,现在几点了?”姜超不理他们,问道。
  
  “快吃中午饭了,等一会儿咱们打饭去。”
  
  “哎!对了,你不出去,还不知道实验楼那儿出事了吧?!”另一个同学说道。
  
  “咋了?”
  
  “咋了?!昨晚那里诈尸了,还是学哥们说的呢!听说他们有撞上的,差点丢了命。”“啊!真的?!”姜超也懵了,傻了。
  
  “可不是吗,全学校都传开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湖北写作网  

GMT+8, 2019-8-24 23:37 , Processed in 0.050208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5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