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写作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湖北写作网 杂文 查看内容

温柔了过去的那个人

2015-2-9 23:53| 发布者: shzhulei| 查看: 1357| 评论: 0

摘要: 有那么一个人。 他走了过来,淡漠的眸含着点点微光, 终于,停在了我面前。 我似是不在意的和朋友聊着天, “借张餐巾纸。”(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他礼貌的等我傻傻点头后抽去了纸巾,然后走开, 看着他 ...

有那么一个人。

他走了过来,淡漠的眸含着点点微光,

终于,停在了我面前。

我似是不在意的和朋友聊着天,

“借张餐巾纸。”(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他礼貌的等我傻傻点头后抽去了纸巾,然后走开,

看着他的背影,我忽然感到失落,有一种后悔的感觉。

恍惚间,低头时,却不经意发现,

桌上正静静的放着一粒糖。

他总是这样,明明那么的清冷,什么都装不进心里。

却又偏偏在不经意间泄露出一丝惑人的温柔。

他看着阿缘的眼神难得的缱绻,我从来没有见过。

忽然,他抬眸起身,伸出手,在我的面前顿了一顿,

然后,落在了我的头上。

很轻很轻地揉了揉。

“乖。”

真想就这么迷失在他难得的温柔里。

“学霸!学霸!求抱大腿!”

又有人去问他题目了,我有些微微的羡慕,尽管我也不知道我在羡慕什么。

但是又很快继续低头思考自己的题目去了,忽然。

一片阴影将我笼罩,我抬头便撞进了他的眸里,

“有不会的题么。”低缓的声音。

明明他的眼神一如既往的淡漠,可为什么......

我的心会忽然感到悸动。

出教室的时候和一个男生撞在了一起,鼻子很痛。

刚走到操场就流鼻血了,没带餐巾纸,

很无助的向四周求助,朋友也在干着急。

“给。”

我愣愣的看着站在我面前的人,逆光,很高。

等我接过纸巾时,他已走远。

周末,在书店偶遇到他,有些惊讶。

这是一家旧书店,很古朴,但会来的人也很少,我是这儿的常客。

他淡淡的对着我点了点头,我有些不知所措的回以微笑。

“你来了啊,来来来,你要的书我找到了。”

老板拿出一本书递给他,他接过付了钱,对着我再次点了点头,便走了出去。

我注视着他的背影消失,回头看老板。

“老板,他......经常来么?”

“对啊,这个小伙子和你一样也挺喜欢看书的。”

“......嗯。”

“喏,他每次都坐在里间看书。”

我望了望里间那半掩的门,每次都只注意到那里有人,

却从没发现,

那个人,是他。

“阿缘。”清冷的声音传来,脚边的阿缘忽然起身向不远处跑了过去。

我抱着手里的袋子,抬眸望去。

是他。

他对我点了点头,俯下身去摸了摸阿缘,又起身,顿了顿道,

“晚餐?”

我看了看怀中的快餐盒,点了点头。

他从我手中拎过袋子,转身,

“去我家。”

我还没回过神来,知道阿缘对着我叫唤,这才有些傻的跟上他的脚步。

最后,我在他家吃了一顿他亲手煮的晚餐。

半夜里失眠,不知道脑子怎么犯傻的给他打了个电话。

“喂?”他微微低沉的声音响起。

似乎打扰他睡觉了......

我有些慌张的赶紧挂了电话,然而没过几秒手机便响了起来。

来电显示,是他。

有些迟疑,小心翼翼的接起了电话,却只听,

“怎么了。”他的声音里带着疑惑。

我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应,沉默半晌,终于回神般的说了一句,

“那个......没事,对不起打扰你睡觉了!”

然后我就又匆匆地把电话给挂了。

可是这次他没有再打过来,我有些失望,然而,

片刻过后,我有些微愣的看着手机屏幕。

一一早点睡。

我在想,他怎么可以那么不小心的闯进我的世界。

课上,我有些走神的望着窗外,阳光温暖,树影微斜。

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想到了明年的毕业季。

心中总有些什么说不清的......遗憾。

放学后,我没有像以往一样的回家,而是在学校里逗留了很久,

坐在长椅上,明明深春却像是初秋一般的寂寞。

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有一条短信。

一一回家。

我微微一愣,匆忙抬头望向四周,忽然目光一顿,只见,

远处的他正放下手中的手机,淡淡的对上我的视线。

“阿缘,这是小蠢,你要好好对它哦。”我拎着手中的仓鼠笼,对着蹲在我面前的阿缘道。

我一向很喜欢小动物,家里几乎什么都养过。

狗,鸽子,仓鼠,兔子,金鱼,乌龟,荷兰猪,小鸡,小鸭......等等。

记得以前还有人说我家是动物园来着,似乎最多的时候有几十只动物吧?

“为什么叫......小蠢?”他有些清冷的声音从我背后传来,

我有些惊讶的回身,阿缘也凑上前摇摇尾巴,他安抚了阿缘,望着我。

“呃......因为它看起来蠢蠢的。”我有些不好意思的回答道,

取名无能伤不起。

“呵呵......”他忽然低低的笑了。

我那时只感觉,一瞬间天地间只剩下了他,冰雪初融,春暖花开。

这个冬天很冷,在教室中更是冷,而校服又不怎么保暖。

课上我连连打着喷嚏,就连老师也忍不住多看了我几眼,我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看来是感冒了。

忽然邻座的女生悄悄的喊了我一声,我抬眸,她伸手,

那是一条校服。

我似有所感的看向了他,指尖他穿着纯色的毛衣,坐在那里记着笔记。

我接过校服,将校服盖在了腿上,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好暖。

早上因为不小心睡过头了,所以就匆匆的感到了学校,连早饭也没来得及吃。

刚进教室几分钟,早自习就开始了,然而没过多久,肚子就开始饿了,

有些郁闷的揉着肚子,叫什么叫,再叫我吃了你!

有些欲哭无泪,好想吃东西......

下课,好些人也都在吃着东西,我眼馋的看着,四处望了望,见他也带了早餐。

“那个......能不能分我点?”我有些不好意思的站在他的面前,

他坐在位子上抬头望着我,只是微微垂眸,便将手中的筷子递给了我。

然后,我吃了他的早餐。

区里开展才艺比赛,他直接被老班选去了参加书法比赛,毕竟,

班上没有人不知道他是从小练习书法的,还有那一手的钢笔字,好看的我都嫉妒。

而我则是被选去了参加作文比赛。

下课时,朋友忽然凑了过来,神神秘秘,鬼鬼祟祟的让我有些怀疑她的居心,

“喂,老实交代,你和那什么,嗯嗯,就那个,有奸情没?”

我霎时间就是一愣,条件反射的看向了那个正安排班里事物的人,

看到他清冷的眸,忽然心中一黯,然后,

“没有啊,你怎么会这么想。”

朋友听了,有些失望的哦了一声就走开了,

因为我不会说谎。

可是......我又在失落着什么。

才艺比赛结束后。

他是书法比赛一等奖,我是作文比赛第二,那个作文比赛排第一的是年级里的一个女生。

我坐在底下,看着所有第一名集体合影,她站在他身边。

好亲密。

随后是第二名集体合影,我和下台的他匆匆擦肩,没有看他。

直到单项比赛合影的时候,我故意错开了那个女生,站在了离她最远的地方。

那一刻觉得自己好卑微。

一连几天我都没有和他说话,也没有理他,就连阿缘也没有再牵出来过,

我也不明白自己在别扭着什么。

直到家里断粮,我去了楼下的超市补存粮,却又碰见了他,

条件反射的就是转身,可是阿缘出卖了我。

它对着他叫唤着,他放下了手中的蔬菜,抬眸望了过来。

我没有看他,只是继续假装挑着菜,

他走到了我的身边,却是也没有说话,只是摸了摸阿缘的头,

就转身走了。

为什么我的鼻子那么酸。

够了,别再想他了。

又是半个月,一个周末的早晨,我看见手机上有一条未读短信。

发信人是他,我有些犹豫,最终却仍然是没有看便删了。

我不知道我在害怕什么,但是我决定了,

斩断某些不该有的念头。

朋友总说我决绝起来不是个人,我明白,

因为整整四个月,直到寒假来临,

我也没有再和他说过话。

寒假里,我回去看了父母,暂时把阿缘交给了邻居,因为它不能上飞机。

而当我两个星期回来后,去邻居家接阿缘的时候,却听邻居说,

“阿缘不是被你的一个男同学接去了吗?”

我一愣,就这么想到了他。

走着那条离我家并不远的路,我却总感觉前路漫漫,是无边的大雪。

走神之际不小心在冰上滑了一跤,头直接磕在了地上,

我愣愣的坐在地上,甚至感受不到疼痛的感觉,直到一两秒后才后知后觉,

眼泪就这么流了下来,捂着后脑勺,嘶,好疼......

忽然听见一阵犬吠,我却没有心思再去管了,

阿缘跑到了我的身边,很乖巧的蹲在那里,还有一个人,

站在我面前。

他蹲了下来,拿下我按着后脑勺冰凉的手,而我在这时的第一反应却是,

他的手好暖......

“怎么回事。”他低缓的语气里带着一丝生气。

我眨眨眼,只觉得更想哭了。

别过头,倔强的不去看他,他沉默了片刻,就拉着我去了他家。

在他家沙发上,他撩开我的发,我垂眸不语。

“有些肿,头疼不疼?”

我抿唇摇了摇头,并不答话,

一室寂静。

后来我把阿缘接了回来,但是依然没有和他说话,

因为在我走出他家的时候,阿缘就跟了上来。

我在想,也许他默许了我的离开。

所以我没有回头的离开了。

临近毕业,所有人都忙碌着,我也不例外,

可是这天很不幸的在一场模拟考的时候肚子疼了,我很尴尬的起身,

“老师......我可不可以去一下厕所?”

但是所有老师都讨厌课上有学生去上厕所,

“你下课的时候怎么不去。”

我很不知所措,心里却又嘀咕着,

真是的,下课的时候,我怎么知道半个小时后我会想要上厕所嘛......

幸亏的是老师还是同意了,我赶忙抽了纸巾就出了教室,

然而接下来我就匆忙的跑了好几趟厕所,最后无奈请了假。

我在家里找了治拉肚子的药吃下后,便回床上休息睡觉去了,正好补眠。

朦胧中一个人走到我的床边,我有些缓不过神的起身揉了揉眼睛,

是......他。

看了看床边的时钟,居然已经放学好一会儿了。

我没有说话,他把手中的粥递了过来,

我盯着他手上的粥没有动弹,两个人就这么沉默了好久。

直到,他伸出手,轻轻的揉了揉我的头发,

“乖。”

还有一个星期就毕业考了,我感觉现在自己一停下来就会有很多很多的不舍,

不舍学校,不舍朋友,不舍老师,不舍......他。

去去去,怎么又想到他了!

最后一节班会,老班站在讲台上,

“我知道你们都会带手机到学校来,所以你们手机里应该会有很多照片吧。”

“而且现在马上就要毕业了,我希望你们把手机自动上交。”

“另外,我也打算把那些照片都洗出来,给同学们毕业了做个纪念。”

出乎所料的,我们都把手机上交了,我也是。

当然统一上交的还有手机密码......

毕业了。

老班在毕业会上深情款款的讲着所有的过往,最后,

他把手机都还给了我们,还送给了我们每人一个相册,里面都是所有的点点滴滴。

然而,我的相册却有一点不同。

比其他人的要了厚许多,我疑惑的打开,第一页是一张纸,上面是老班的寄语,

还有一句话,

我老了,管不了你们年轻人了。

我一页页的翻过去,有搞笑的,有温馨的,有怀念的,几乎身边的人看着都哭了,

而当我翻完前半部分后,下一张照片却让我愣了,

那是我。

后面的照片都是我。

最后一页,依然是老班的一句话,

一一他喜欢你。

而最后的寄语却是,

一一年轻真好。

我的眼角还有未干的眼泪,我看向他,他一样回望我。

第一次,我懂得了,他那清冷得眸里装的是什么。

是我,

一切都是我。

后来我才知道。

原来,每次我在书店的时候他都在注视着我。

原来,那天晚上,我给他打电话,他给我发了短信后,他整晚失眠。

原来,他每天放学都有陪着我回家。

原来,他看我感冒的时候,其实准备了感冒药,但是却迟迟未曾送出。

原来,我饿肚子的那次,他吃的早餐就是为我准备的。

原来,那次才艺比赛单项获奖者合影的时候,我站在另一个男生的身旁。

原来,那段时间,我不理他,也不出门的时候,他每天都会到我家楼下看我是否会出来。

原来,那天那条被我删掉的短信,内容是,我喜欢你。

原来,那四个月,我不和他讲话,他其实每天都有在手机草稿箱里编辑一条短信。

原来,他把阿缘接去他家,就是为了我能再和他说一句话。

原来,他那天默认我离开,是因为害怕我拒绝他。

原来,那天我生病时他带来的粥,是他放学后回家匆忙亲手熬得。

原来,老班说要洗照片的主意,是他出的。

原来,我的那个相册,是他亲手做的。

原来,他是喜欢我的。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湖北写作网  

GMT+8, 2017-10-19 15:13 , Processed in 0.080555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5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