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写作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湖北写作网 杂文 查看内容

年底

2015-2-9 23:52| 发布者: 豪太子| 查看: 1571| 评论: 0

摘要: 旧历的年底竟也不像年底。 大人们一如既往地工作着,孩子们紧张地准备期终考试。大概只有在挎着篮子的老太不紧不慢的年货采购中,我们能嗅到一丝年味,在12306的平台上,能看到过年该有的火爆场面吧。 一如既往地忙 ...

旧历的年底竟也不像年底。

大人们一如既往地工作着,孩子们紧张地准备期终考试。大概只有在挎着篮子的老太不紧不慢的年货采购中,我们能嗅到一丝年味,在12306的平台上,能看到过年该有的火爆场面吧。

一如既往地忙碌。朝阳伴我出行,时而车水马龙,寸步寸难,总有人耐不住性子。正午冬日短暂的暖阳只便宜了那些流浪的野猫,能多待在太阳底下一会儿,都成了奢侈。夕阳中结束一天的劳碌,一路忧伤的音乐覆盖了满心的欢喜。阳光下的8小时,有坐牢般的感觉。惟旦夕之间,能体会一种幸福。

依旧是煮妇洗妇的平常生活。一进楼道那淡淡的米饭香味儿,真让人一度幻觉,是不是那童话中的仙女驾到,帮我煮好晚餐,大不了下辈子我娶了你!钥匙一转,幻想转回现实。急匆匆换上家居服,挽起袖管,把不太雪白的手臂不太情愿地小心浸入冰冷的洗碗水—-这是每天的功课。接着煮饭,洗好菜,急匆匆冲出家门接孩子。

晚餐时间也变得越来越晚了。几道不太精致的小菜和汤,成了我每天费尽脑筋和心思的事。似馋嘴猫儿般缠人的女儿,围着你转,讲不完的跟学校学习有关的事,听得我只会哦,噢,喔,嗯,几种不同的语调语气,就能表达我所有不同的态度。还有先生,总是提出谁是一家之主的可笑话题,我脑海里闪出的,不过是“谁是理论上的户主,谁是真正的家的主人”这点事,不禁一笑而过。

喜欢的洗澡后干干净净舒舒服服窝在沙发里看电视这点事,大概是奢侈的。(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喜欢的捧着书津津有味不知疲倦地看到深夜这点事,好像也是不能够的。

喜欢的傻乎乎拿着手机看完每天的无品笑话,应该还能博点笑的。

喜欢的呆呆地让心灵游出于躯体一会儿,可能要发生几次的。

这个世纪,最值钱的,大概是时间吧。

这一生,逃不掉的,好像是现实吧。

碌碌而复的,应该是生活吧。

需要担待的,责任之外还有爱吧。

恁多的轻狂、梦想,再流畅的线条,终敌不过现实丰满的诱惑。我们终究被一种叫做“现实”的东西所征服,然后舒服地倒在丰满的怀中。舒服的久了,我们便不自觉地恋上了它。

旧历的年底仍旧不像年底。

年货之类,什么都没备妥,貌似什么都不缺,又好像该准备点什么了。

新衣帽新鞋袜,那些童年时候过年的奢望,引不起当下孩子们的任何兴奋。

不太短不太长的那个假期,到底怎么过都显得尴尬。

还有那个会挤得发疯的回家潮,让人陷入莫名的忧伤苦恼和冲动。

那个叫做“年”的玩意儿,不管你什么样的心态想法态度,依旧会扑面而来的。

那一刻,若是一家人围坐一起,摆上一桌子丰盛的美食,尽情畅饮带着浓浓年味的美酒,忆往昔岁月悠悠,看今朝亲情围绕,定是一种幸福。半醉半醒之间,该诉的不该诉的,能说的不能的说的,敞开心扉后,心灵的再次碰撞,亲情的再次融合,那会是怎样的时刻!

那一刻,若是和爱人一起,手牵手游历于城市和山水之间,置身于世外,纵身于自然,定是一种快乐享受。有没有美食,有没有美酒,大概不会显得那么重要。爱的温度,温馨暖心。会有那么一段短暂美好的时光,停留于记忆深处。

那一刻,若独自置身于陌生的小镇,安静中体味那方水土的那个年,定是别有风情。忽明忽暗的万家灯火,忽远忽近的零散的鞭炮声,晨昏中与它的相视凝望,一颗激荡不羁的心随着早到的春之细风摇曳。那一刻,什么都可以全抛了去,不是么?

这样想着想着,旧历的年底倒有些像年底了。

年一过,孩子们就可以自豪地炫耀:我又长了一岁。可怜的我们,不知不觉中竟又被老去一岁。就算我们显得很青春,就算我们还有朝气,就算我们有年轻的心态,终究被成长中的00后熙攘大军和趾高气昂的呼爹声所淹没。

让“年”轰轰烈烈地到来吧。为了孩子们的成长。为了明天的希望。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湖北写作网  

GMT+8, 2017-12-17 04:33 , Processed in 0.075703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5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